背景:
阅读新闻

古诗词选修教学中的“三字诀”

[日期:2017-04-29] 来源:市学科活动讲座  作者:倪同刚 [字体: ]

    早从2006年起,作为新课改的一个体现——选修课随着新课改的开展进入了每一届高二师生的视野。《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学生经过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已具备一定的语文素养,语文学习中的个性倾向渐渐明显,不同的学生的学习兴趣和需求的差异逐渐增大。高中语文的教学,要在保证全体学生达到共同的基本目标的前提下,努力满足其学习要求,支持其特长与个性的发展。”选修课就是在这种要求下催生而出的,选修课是在必修课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鉴于它们侧重点的不同,选修课与必修课的教学方法应有所区别,应在教学上体现出选择性与个性化。

    选修只是为学生提供学习和发展的一个平台,师生不是教材的奴隶,应坚持以学定教,灵活自主地用好选修教材。根据新课标的要求:“高中语文选修课程是在必修课程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有的侧重于实际应用,有的着眼于鉴赏陶冶,有的旨在引导探索研究”。

  说实话,这些理念有些空,可操作性不强,为了加强教学过程中的可操作性,江苏省教研室出台了一个《普通高中课程标准教学要求》,它对诗歌选修教学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具体学习要求:1.把握诗歌的形象。就《扬州慢》而言,是要把握具有家国情怀、黍离之悲的诗人形象,这个形象具有时代的特征。2.感知诗歌的意象。本词的意象很多,集中表现的国力衰败的伤感。3.品味诗歌的语言,通过诵读感受词的语音美、节奏美,品味其中蕴含的思想情感。4.理解诗歌的思想内涵。选修教材中涉及到的诗歌的思想内涵是多方面的:忧国忧民、思乡怀人、寄情山水、感时伤世、热情赞美、人生梦幻等,鉴赏时要联系诗人的生平事迹、心路历程、创作风格、所处的时代背景进行知人论世。5.了解诗歌的艺术手法。诗歌常见的艺术手法有: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对比烘托,化用典故,联想想像,比兴象征。这些手法在《扬州慢》中集中使用到。6.了解诗歌的风格流派。成熟的诗家词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如苏轼、辛弃疾的豪放,柳永、李清照的婉约,李白的清新飘逸,杜甫的沉郁顿挫,王维的恬淡优美等。

   这个课程标准教学要求是2007年出来的,转眼时间过去10年了,现在又提出了核心素养。就高中语文而言,核心素养有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四个方面,这其中有三个方面直接与课堂相关,只有文化传承与理解,是潜移默化的一个长期积累过程。

  古诗词教学的课标要求与核心素养关系相当密切,请看下表:

课标要求

核心素养

凝练的语言

丰富的想像跳跃的结构

优美的意象

和谐的节奏与韵律

独特的表现手法

强烈的思想感情

语言建构与运用

思维发展与提升

 

 

 

审美鉴赏与创造

 

文化传承与理解

 

 

 

 

 

 

    由此可见,无论是之前的课标要求,还是现在的核心素养,虽然它们表述的角度不同,但对诗词教学尤其是选修教学而言,其目的是一样的,即侧重于培养学生理解把握古诗词的能力,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不可否认,《中国诗词大会》办了二届,红了,今年的冠军复旦附中的武亦姝火了,这说明古诗词在传承中华文化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

    目标要求明确了,然而我们做得怎样呢?武亦姝得了冠军,是不是所有同学古诗词的修养都提高了呢?我们老师教学古诗词的方法是不是有所改进呢?据本人平时的观察,除了一些公开课,正常情况下,就诗歌选修教学而言,还存在着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最突出的问题仍然是教学方法单调陈旧,主要表现在:

    一、以旧代新,把选修课上成必修课。

    选修课是新课程的一大创新,它是在必修基础上的拓展与提升,然而许多老师没有弄清选修教材的特点及体例,便旧瓶装新醋,用必修课的教法教选修课程。如诗歌散文系列的《唐诗宋词选读》,不少老师教学时还像教必修教材时一篇一篇地、从头到尾地讲,忽略了学生已有的学情,这种教法即使在必修课的教学中也已过时了,更何况是选修课的教学呢?

二、以讲代学,把选修课上成讲座课。

    高中选修课都具有较强的专题性质,如《唐诗宋词选读》等,是语文学科某一个内容的延伸和拓展,看上去类似于大学的课程,于是有些教师就完全照搬大学里的选修课的教学方法,内容专门化和学术化,背离了高中生语文学习的基本任务和特点。还有些教师为了提高所谓人文方面的素养,把“百家讲坛”引进教室,上课就让学生看视频,课堂教学抛开语文课品读涵咏的过程。

    如何有效地进行选修教材教学,课程标准中提出这样的要求:“努力寻求合适的教学方法,不同类型的选修课之间存在着课程目标和教学方法上的差异。有的重在实际操作,需要突出某一方面的专门知识和技能;有的重在发挥想象和联想,注重情感和审美的体验;有的重在思辨和推理,强调理性和严谨。所以选修课特别需要注意寻求与课程内容相适应的教学方法。”

    如何有效地进行《唐诗宋词选读》的教学,个人认为要围绕以下的“三字诀”进行。

    一、宏观上实现“三个打通”

    (一)打通教师与学生的界限,进行课堂翻转。

    选修是在学生具备一定语言素养及能力后,依据兴趣爱好及特长而选定的,一般说来,学生在这方面有一定的专长和积累,因此,进行选修课教学,教师完全可以丢掉自己的课堂“主体”地位,让学生充当学习的主人,而学生做主人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又翻译为“反转课堂”,是一种新型的教育教学形式。美国人科罗拉多州林地公园高中的化学教师乔纳森·伯尔曼和亚伦·萨姆斯进行了颠覆传统课堂的尝试。从2007年春开始,他们把结合实时讲解和PPT演示的视频上传到网络,让学生在家中或课外观看视频中教师的讲解,把课堂的时间节省出来进行面对面的讨论和作业的辅导。

    我们将翻转课堂引到选修教学中,学生在必修中积累了一定的诗歌知识,教材下面又配了较为详细的注解,文本阅读上障碍不大。我们可将某一专题任务布置下去,让学生借助工具书集中研读,然后用一定时间交流学习成果,甚至可以让学生针对文本尝试自己命题,同伴互测,以提高学习的精准度。这样“反转”的效果是变“教师教——学生学”为“学生学——老师拨”,变“教师命题——学生答题——教师评”为“学生命题——学生互做——师生互评”的模式。语文学习的个性化也得到了张扬,原先一篇课文只做一个练习,现在可有50份个性化的作业,排除相同的因素,少说也有20份。这样,学生的视野得到了开阔,学习的主动性和实效性得到了提高。

    (二)打通文本与作家的界限,进行专题教学。

入选高中语文教材的文本,在不同的模块中作家往往有交叉现象,在教学时可以打通文本主体,以作家为主线进行专题教学。如苏轼的作品,在必修教材中有《念奴娇·赤壁怀古》《赤壁赋》等,选修教材《唐诗宋词选读》中有他的专题,对于他的作品,我们可打通模块的界限,将他的作品单独挑出来,以作家为主线,将其不同时期不同体裁的作品集中起来进行专题教学,让学生在领略苏轼诗词文的同时,体会他的进取、正直、慈悲与旷达的精神和超然入世的人格魅力。

    打通文本的界限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将不同主人公或作家的同类文本放在一起进行教学。如《唐诗宋词选读》中可将边塞诗、山水田园诗、豪放词、婉约词等不同风格的诗词放在一起进行教学,这样可相互印证,既加强学生对同类诗歌风格的理解,又能通过比较,了解同一风格下不同诗人的个体特质。再如,《唐诗宋词选读》精选了唐宋时期优秀的诗词63篇,其中涉及到春秋特定季节的有45篇(春季26篇,秋季19篇),我们也可以某个季节为主线进行集中教学,全面细致地了解古人“伤春悲秋”诗词创作的艺术技巧。

    在专题教学过程中,学生对某个专题(或一个作家)的材料不断积累,认识逐步加深,体验点点汇聚,思想层层积淀,就会凝结成一种对社会、人生独一无二的个体认识,即精神、思想层面的东西;形成个人的人文素养。

    (三)打通教与不教的界限,进行方法教学。

    选修课教学要多点“研究”的味道,要更多地教给学生一种语文学习的方法和语文研究的方法。叶圣陶先生早在多年前就强调语文教学“教是为了不教”,几十年下来,由于应试教育及教材的限制,这种理念一直得不到全面的推广。我觉得新课程选修教学是践行叶老理念的最好的载体。如教《唐诗宋词选读》,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班级的实际情况,选择一二个研究的项目,在规定时间,激发学生赏析乃至创作诗歌的兴趣,教给学生鉴赏诗歌的技巧,培养学生审美的兴趣和能力,然后举一反三,引导学生利用课外时间到图书馆或利用《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等工具书自主体验,汲取唐诗宋词的艺术养分。还可指导学生成立研究性学习小组,集体做课题研究,在合作、探究中互相启发,实现学习的变革。

    二、微观上重视“三个突出”

     (一)突出一点,品味交流

   古诗文中有很多“点”,这些“点”可以结合高考的考点来交流探讨,达到既提高鉴赏能力,又能提高解题能力的一石二鸟的效用。每首诗词都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点,我们在教学中可突出这个鲜明的“点”,没有必要面面俱到。这个点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教材的编者在编写教材选择文本时,已经有意识地进行了侧重,并且也在相关栏目中替我们标好了。如陆游的《卜算子》(驿外断桥边)教学重点在哪?教材编者也跟我们明确了“想一想,作品描写了梅花的哪些特点?表明了什么样的君子人格?”再如《扬州慢》的教学点在哪?教材编者在“品读探讨”中给我们明确了“找出词中所用的典故,说说它们的来历和作用”,至于其他的写景抒情、对比衬托等,固然在教学中要涉及,但这不是本词的最大特色,而且难度不大,学生容易领会,因而不能算是教学的重点和难点。我们要善于通过裸读教材,把握每个文本的教学重点,这样每个点串起来,就是线,就是诗词教学要求的全貌。

 (二)突出一线,纵横挖掘

 《唐诗宋词选读》教材有时还涉及到一个作家的多篇作品。在具体教学时,我们可以打破章节的限制,就同一作家不同时期的作品或不同作家同一主题的作品进行线式展开教学,分析它们的异同,弄清它们的特点。如学习姜夔的《扬州慢》时,我们可以比照《鬲溪梅令》来解读,纵向分析其作品的不同情感,运用“知人论世”的方法,将对词人的理解深入化。

  (三)突出一面,拓展提高

  诗歌选修教学不仅是具体的“点”和纵横交错的“线”,它还涉及到大的“面”。“面”是切入角度,又是范围。在学习古诗词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在掌握文本基础内容的前提下来进行“面”的分析。如婉约词,柳永的《八声甘州》、晏殊的《破阵子》、秦观的《踏莎行》、欧阳修的《蝶恋花》、姜夔的《扬州慢》、李清照《醉花阴》等,我们可以从它们的思想内容和语言风格方面来总结婉约词派的风格共性,从苏轼的《定风波》、岳飞的《满江红》、辛弃疾的《水龙吟》等,品味豪放派的风格特色。从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酒》,李贺的《天上谣》来品味浪漫主义诗风的精神内核。

    三、《扬州慢》的“三读”与“三教”

    (一)三读

    古人强调“因声求气”,古诗词教学离不开“读”。“读”是关键,教师讲再多再细,设计的活动再新再奇,如果不能让学生自己去读,去大声地读,去反复地读,那效果也不会好。因此,教师还应针对“读”开展丰富的活动。“以读促教”应该成为教学的一种常规手段。缺少了“读”的环节,古诗词教学就少了活力,就不能称其为“语文”。没有朗朗读书声的语文课堂,就是没有生命力的语文课堂。在选修课的教学上,更应加强“读”的比重,让学生读出文意、读出见解、读出感悟。以《扬州慢》为例,本人在教学中注重“三读”。

    1.朗读

    这是教学古诗词的第一步,通过朗读熟悉文本,朗读可在课前进行,也可在课内进行,可以单个学生读,也可集体读,要求学生根据诗词的特点,读准字音、停顿节奏,读出韵律。朗读的目的是初步整体把握诗词的内容。

    2.诵读

    这是比朗读难度要大的读,一般在教学任务完成之后进行,也可在预学中布置学生去做。要求学生在背熟诗词的基础上,进行诵读,除了达到朗读的基本要求外,还要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确定读的轻重缓急、抑扬顿挫,读出作者的思想感情。诵读对于培养学生语感、情感和思维的积累大有好处。

    3.唱读(吟读)

    这个过程是个性化的展示,不是针对所有学生的,因为词是可配乐演唱的,让有能力的学生运用信息查找方法,上网找此词的曲谱,根据曲谱进行演唱。一般词都曲谱,有的是古人流传下来的,有的是今人重新谱曲的,邓丽君所唱的许多词都是后人重新谱曲的,听起来相当有韵味,也可让学生根据流行歌曲曲谱,换上词的内容进行演唱。《扬州慢》教参上有现成曲谱,我让班上有视唱功底的学生根据曲谱即兴演唱,效果相当的好。人们常说:寓教于乐。这句话更像是对诗词教学而言的,“唱”这种形式更能激发学生对词的学习兴趣。

    这三读侧重于因声求气理解文本,当然,诗词教学不限于这三读,我们还可尝试比读(选二至三首诗词进行比较阅读,找出其中的关联,可以活跃学生思维,培养创新精神)、研读(运用研究性学习策略,在老师的指导下提出课题研究,得出“创造性”结论)等,培养学生不动笔墨不读书的良好习惯。

    (二)三教

    从05年进入新课程以来,本人任教了三个大循环,教了三遍《唐诗宋词选读》,每教一遍,都用了不同的方法,都反映了我对教学的思考与改进。这里简单说一下,跟大家分享。

    1.一教

    2007年,第一次教《唐诗宋词选读》,以前没有教过选修教材,不清楚怎么教,还习惯性地用必修的教法来教。如《扬州慢》,我是这样上的:

    首先是教师精心准备的导入,然后让学生说出所知道的关于扬州的诗词名句,接着知人论世,用投影跟学生介绍姜夔其人,接着朗读分析小序的写作内容及作用,然后运用课件配乐诵读这首词,再让学生根据所听的范读,自由读词作,找出自己喜欢的句子进行赏析(这个过程中要求小组合作),接下来是小组交流,然后老师在学生讨论的基础上进行讲解,侧重分析景物描写与情感抒发之间的联系,再温故知新,让学生比较本词与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比较婉约派与豪放派的不同词风。最后让学生尝试背诵这首词。

    反思:这个教学流程比较全,实现得也比较好,当时教下来,感觉还是蛮好的。但过后一想,学生在这节课上基本上被我牵着鼻子在走,哪来的主动学习意识,况且他们之前学了那么多诗词,能不能用学过的方法自己去解读,我一点也不清楚,只知道又完成了一首词的教学任务。

    2.二教

    时隔三年之后,又要教这首词了。换了学生,换了情境,我在反思的基础上,重新调整思路,进行这首词的教学。说句题外话,我在学校管理层,还教一个班的语文,有时候白天处理事务,晚上无论如何还要抽时间备课、改作业。别的学科老师就说了,倪老师你这篇课文都教几遍了,还要备课吗?我说,不行,因为每教一遍,对文本的理解都有所不同,况且,谁能对自己以前自己教过的就满意了呢?

    第二次教《扬州慢》,我的思路是这样的:

    先让学生自由放声朗读这首词,读三遍,然后根据自己以往学习诗词的方法,自由讨论回答问题:这首词写了什么内容?其基本情感是什么?学生通过讨论,联系词前的小序,基本能够回答出来,是写“黍离之悲”的。然后以“黍离之悲”为主问题,让学生说出上、下片各是如何传达黍离之悲的,传达的方式有没有什么不同?最后让学生自己形成小结。接着提供给学生关于作者的经历,引导他们讨论作者写作此词的用意。最后让学生联系实际,写一写自己读这首词之后的感想。

    反思:这一次教学尝试,我想引导学生形成解读古诗词的一把钥匙,即通过三个层面来理解诗词。第一个是文本层面,这是最基本的,即通过裸读,根据诗歌的文本特征,分析诗歌本身写了什么景(意象),抒了什么情。如《扬州慢》写了名都、佳处、春风十里、词工、梦好,和荠麦青青、废池乔木、黄昏清角吹寒、空城、冷月无声、红药无情等虚实之景,表现了对扬州城昔盛今衰的感慨。这个层面解读时不要过分支离破碎,只抓主脑问题进行突破。第二个是作者层面,作者身处南宋,这个词的黍离之悲,除了感慨扬州以外,还有对国事的心忧,对国家统一的渴望,对个人命运的哀叹。第三个是读者层面,学了这首词,联系当今实际,强调它的启发意义和实用价值,即让人们铭记战争的痛苦,珍惜和平的可贵。自认为这段时间的诗词教学,对打开学生的脑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最起码不是照本宣科,学生也喜欢上我的语文课了。

    3.三教

    在第三次教此词时,适逢本人主持了一个省级规划课题《高中语文五生课堂的深化研究》,便结合我的“三步五生课堂”课题研究对这节课进行了重构。所谓“三步”,即课前预学——课中研学——课后拓学三个学习环节,在预学中,我将教参上关于作者简介、唐圭璋先生的名家欣赏及前人的评点精粹印发给学生,让他们据此研读词作,然后根据高考命题的形式,每个学生出一道题目、拟一份参考答案与评分标准,班上有四个学习大组,要求每个大组侧重一个点(如一组形象、二组语言、三组手法、四组情感),这样避免重复,每组内也要尽量不重复命题。课内通过实物投影展示交流,师生一起探讨评判修订预学成果。课后,每人据此拟一道完整的试题,与同学换做批改。

    反思:语文教学强调听说读写,无论是家常课还是展示课,我们往往在听、读、说上下功夫,而对写照顾得不周,而高考,考查的还是学生将来是面对一张试卷的书面表达能力,因此,我这样做,实际上是训练学生的动笔能力。与前面两种教法相比,读得也许不够。但不要紧,因为在必修教学及选修教学的前期,我们读得不少了,这个能力没有必要每节课都要花时间。再说,课标教学要求“重视对诗歌的个性化解读。注意激发学生的想像力和创造潜能,突出学生在诗歌鉴赏中的主体地位,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教学中不要一味追求统一答案。”这种尝试既符合课标要求,又拉近了做题者与命题者间的距离,容易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如有学生出题:对“废池乔木,犹厌言兵”这句话,有人说是扬州人“厌”,有人说是池木“厌”,也有人说是作者在“厌”,你认为哪种理解更合理,请简要说明理由。

    这道题目答案不唯一,只要说出理由即可,正体现了“诗无达诂”的原则,训练了学生个性化解读诗歌的能力。

 

 

    总之,必修课是选修课的前提与基础,选修课是必修课的延伸与拓展、补充与提高。当然我们绝不能因为选修课是一个新生事物,就抛弃原有的成功的教学方法而去创造一套新的教学方法来与之相配合。但教师可以发挥主动性让选修课教学变得更加富有灵活性,更能体现选修课本身的特点,而不是让它成为又一门“必修课”。希望新课改这一股强势的风,能够吹活语文教学的“一池春水”。

    当然,发挥选修教学的优势要靠老师,传递选修教材的精彩要靠老师,贯通选修系列的架构要靠老师,落实选修课程的理念要靠老师。教学有法,教无定法,常教常新,乐在其中。面对选修课,我们老师要从现在与未来、自己与学生的多维视角来审视自己的教学行为,选择有效而切合学生实际的教学方法,从而将选修课教学的资源进行最大化的利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倪同刚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