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例谈古典诗歌的三度阅读

[日期:2019-09-25] 来源:原创  作者:倪同刚 [字体: ]

一、三个学段的阅读——以《江雪》为例

   有一首诗很有意思,小学、初中教材中教选了它。于是我对高一新生的第一节诗歌赏析课,都让学生回顾小学、初中老师怎么教的,然后在此基础上跟学生强调高中古诗词的学习要求。这首诗就是柳宗元的《江雪》。

江雪(唐  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群山中的鸟儿飞得不见踪影,所有的道路都不见人的踪迹。江面孤舟上一位披戴着蓑笠的老翁,独自在寒冷的江面上钓鱼。

   1.小学

   《江雪》是语文苏教版四年级上册的一首古诗。《小学语文课程标准》对古诗文教学的要求是:“诵读优秀诗文,能体验情感,领悟内容。”《江雪》古诗的单元训练重点是“理解重点句子的意思,体会句子所表达的思想感情”。诗人具体描写的本极简单,不过是一条小船,一个穿蓑衣戴笠帽的老渔翁,在大雪的江面上钓鱼,如此而已。整首诗描绘了一幅大雪寒江独钓图,流露出诗人凄清、孤独的情感和顽强不屈的精神。这首古诗朗朗上口,易于诵读。在理解上述内容的基础上,只要学生能背上、默上,这个任务也就完成了,没有必要教得那么深。读书是积累,开始不必理解,先记住,以后有时间再回顾也未必不可。这是循序渐进的学习规律。好比牛吃草,先吃进去,再慢慢反刍,因此,虽吃进的是草,却能产出奶。我反对学习不讲规律,盲目跃进。以前射中有个口号,“高一年级高三化”,于是管理、学习一切内容都跟高三看齐,结果基础不扎实,学生掉队较多。现在这种局面改观了。然而,我们的基础教育却又出了问题,国家明令禁止的各种竞赛确实害人不浅。所谓竞赛,即让学生超前学习,幼儿园教小学的内容,小学学初中的内容,初中学高中的内容,高中学大学内容,根本不是夯实基础,根本不是为了创新。结果,搞得学生上了大学要补幼儿园里该学的内容——怎样跟人交往,怎样讲文明守纪律了,这不是可悲吗?

   2.初中

   到了初中,要求要比小学高了。《初中语文教学大纲》(试用修订版)、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和语文教材关于诗词欣赏的要求,主要有以下五点:①欣赏诗歌,有自己的情感体验;②领略诗歌的内涵,从中获得对自然,对社会和对人生的有益启示;③对诗歌的思想感情倾向,能联系文化背景作出自己的评价;④对诗歌中感人的情境和形象,能说出自己的体验;⑤能品味诗歌中富于表现力的语言。

   这样,初中教学《江雪》就不能背背了事了,而要借助诗歌的学习,培养学生欣赏诗歌的能力。如《江雪》,从锤炼语言角度看,为了突出主要的描写对象,诗人不惜用一半篇幅去描写它的背景,而且使这个背景尽量广大寥廓,几乎到了浩瀚无边的程度。背景越广大,主要的描写对象就越显得突出。首先,诗人用“千山”、“万径”这两个词,目的是为了给下面两句的“孤舟”和“独钓”的画面作陪衬。没有“千”、“万”两字,下面的“孤”、“独”两字也就平淡无奇,没有什么感染力了。其次,山上的鸟飞,路上的人踪,这本来是极平常的事,也是最一般化的形象。可是,诗人却把它们放在“千山”、“万径”的下面,再加上一个“绝”和一个“灭”字,这就把最常见的、最一般化的动态,一下子变成极端的寂静、绝对的沉默,形成一种不平常的景象。因此,下面两句原来是属于静态的描写,由于摆在这种绝对幽静、绝对沉寂的背景之下,倒反而显得玲珑剔透,有了生气,在画面上浮动起来、活跃起来了。而后面的两句,本来是诗人有心要突出描写的对象,结果却使用了远距离的镜头,反而把它缩小了多少倍,给读者一种空灵剔透、可见而不可即的感觉。如此一来,表达诗人所迫切希望展示给读者的那种摆脱世俗、超然物外的清高孤傲的思想感情。至于这种远距离感觉的形成,主要是诗人把一个“雪”字放在全诗的最末尾,并且同“江”字连起来所产生的效果。初中读古诗词只要抓住语言品味这个重点就行了。

   3.高中

   高中学生对诗词的领悟相对初中生更为深刻,因此教学《江雪》时要由课内向课外扩展,在涵咏中感悟陶冶;要指导学生广泛深入地研究一些作家的传记(评传),走进历史走进诗人的情感和精神世界,感悟时代风云、生活遭际、理想情感、品性情趣在作品中的折射,从而深潜到文化的深层,感悟人生真谛和宇宙哲理。生命发展的高度取决于手脚架搭建的高度。老师搭好手脚架,让学生积累文化,掌握方法,使其知识和能力相生相长。

   学习这首诗,可以抛出一个问题让学生探讨:柳宗元的《江雪》,千古传诵不衰的魅力究竟是什么?

学生讲各自的见解。比如,《江雪》的魅力在于诗前两句的“大境界”和后两句的“小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对比;诗中的“千、万”和“孤、独”形成鲜明对比,写出极致的孤独,比如抓住“空”“无”的内涵,认为写出了禅意。比如诗中不仅“有画”,还“有人”,“有我”,“有着不屈精神的我”。渔翁是作者的写照与缩影,渔翁象征了柳宗元的精神特质。

   在此基础上,再跟学生分析,在这首诗里,笼罩一切、包罗一切的东西是雪,山上是雪,路上也是雪,而且“千山”、“万径”都是雪,才使得“鸟飞绝”、“人踪灭”。就连船篷上,渔翁的蓑笠上,当然也都是雪。可是诗人并没有把这些景物同“雪”明显地联系在一起。相反,在这个画面里,只有江,只有江心。江,当然不会存雪,不会被雪盖住,而且即使雪下到江里,也立刻会变成水。然而诗人却偏偏用了“寒江雪”三个字,把“江”和“雪”这两个关系最远的形象联系到一起,这就给人以一种比较空蒙、比较遥远、比较缩小了的感觉,这就形成了远距离的镜头。这就使得诗中主要描写的对象更集中、更灵巧、更突出。因为连江里都仿佛下满了雪,连不存雪的地方都充满了雪,这就把雪下得又大又密、又浓又厚的情形完全写出来了,把水天不分、上下苍茫一片的气氛也完全烘托出来了。至于上面再用一个“寒”字,固然是为了点明气候;但诗人的主观意图却是在想不动声色地写出渔翁的精神世界。在这样一个寒冷寂静的环境里,那个老渔翁竟然不怕天冷,不怕雪大,忘掉了一切,专心地钓鱼,形体虽然孤独,性格却显得清高孤傲,甚至有点凛然不可侵犯似的。这个被幻化了的、美化了的渔翁形象,实际正是诗人本人的思想感情的寄托和写照。由此可见,这“寒江雪”三字正是“画龙点睛”之笔,它把全诗前后两部分有机地联系起来,不但形成了一幅凝炼概括的图景,也塑造了渔翁完整突出的形象。用具体而细致的手法来摹写背景,用远距离画面来描写主要形象;精雕细琢和极度的夸张概括,错综地统一在一首诗里,是这首山水小诗独有的艺术特色。

   还可补充其他诗人化用此诗的诗词,让学生进行比较阅读,从而开阔眼界。如:

   秦观《念奴娇 赤壁舟中咏雪》:中流鼓楫,浪花舞,正见江天飞雪。远水长空连一色,使我吟怀逸发。寒峭千峰,光摇万象,四野人踪灭。孤舟垂钓,渔蓑真个清绝。

   乔吉《双调·沉醉东风》:万树枯林冻折,千山高鸟飞绝。兔径迷,人踪灭,载梨云舟一叶。蓑笠渔翁耐冷的别,独钓寒江暮雪。

   总之,高中生古诗词的阅读,要通过学习与实际相连接,让学生更加准确、全面地理解和学习古代诗词作品,让学生在学习古诗词中激发对古文学的热情与兴趣,接受古文化的精神洗礼。

   以上是以大家最熟悉的《江雪》为例,讲了三个学段对诗歌阅读的不同要求与境界。

二、三个维度——以《题西林壁》为例

   言志是中国古代文论家对于诗歌特征的认识,《尚书·尧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志”自意本指藏在心里的东西,包括记忆、志向和怀抱,此处主要指怀抱,意思是指是个是用来表达襟怀抱负的。因此,解读诗歌的维度主要是景和情二个维度。这是最初的诗歌创作,到了宋代,又增加了一个维度,即理。请看这首诗:

题西林壁(宋  苏轼)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从正面、侧面看庐山山岭连绵起伏、山峰耸立,从远处、近处、高处、低处看庐山,庐山呈现各种不同的样子。我之所以认不清庐山真正的面目,是因为我自身处在庐山之中。

这首诗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可从景、情、理三个维度来解读。

   1.景

   开头两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有的版本写成“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看山总不同”,实写游山所见。庐山是座丘壑纵横、峰峦起伏的大山,游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物也各不相同。这两句概括而形象地写出了移步换形、千姿万态的庐山风景。

   2.情

   一般写景诗,大多借对自然景物的描写,抒发了作者心中的感情。如上述《题西林壁》,作者通过白描手法,勾勒了一幅姿态万千的庐山美景图,字里行间蕴含了作者对庐山风景的喜爱之情,进而可以表达对大好河山的热爱之情。这个层面的解读一般人都能读出。难能可贵的是,这首诗的内涵还不仅于此。它还告诉了我们一个人生道理。

   3.理

   结尾两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是即景说理, 谈游山的体会。之所以不能辨认庐山的真实面目,是因为身在庐山之中,视野为庐山的峰峦所局限,看到的只是庐山的一峰一岭一丘一壑,局部而已,这必然带有片面性。这两句奇思妙发,整个意境浑然托出,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回味经验、驰骋想象的空间。这不仅仅是游历山水才有这种理性认识。游山所见如此,观察世上事物也常如此。这两句诗有着丰富的内涵,它启迪人们认识为人处事的一个哲理——由于人们所处的地位不同,看问题的出发点不同,对客观事物的认识难免有一定的片面性;要认识事物的真相与全貌,必须超越狭小的范围,摆脱主观成见。

   《题西林壁》不单单是诗人歌咏庐山的奇景伟观,同时也是苏轼以哲人的眼光从中得出的真理性的认识。由于这种认识是深刻的,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所以诗中除了有谷峰的奇秀形象给人以美感之外,又有深永的哲理启人心智。因此,这首小诗格外来得含蓄蕴藉,思致渺远,使人百读不厌。

   同样为此理的还有王安石的《登飞来峰》: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朱熹的《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朱熹的《水口行舟》:昨夜扁舟雨一蓑,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从文学自身发展规律看,唐诗已出现过极盛的局面,而宋诗处在唐诗之后,也只能寻求另一条新的发展道路。用苏轼的话来说,便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形成这类诗的特点是:语浅意深,因物寓理,寄至味于淡泊。尽管宋诗不无好议论、喜说教、缺乏生动性、形象性等缺陷,但宋诗的总体艺术成就仍高于此后各代。宋诗的挑剔性、排斥性(宋人以为“诗主理,词主情”),客观上促使了宋词的壮大。应该说,宋词才是宋代最璀璨夺目的文学艺术形式。

三、三层意味——以《闺意献张水部》为例

   下面这首诗更有意思:

闺意献张水部(唐 朱庆馀)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洞房里昨夜花烛彻夜通明,等待拂晓拜公婆讨个好评。打扮好了轻轻问丈夫一声:我的眉画得浓淡可合时兴?

   1.文学意味

   这首诗形象地描绘了古代的婚俗现象。过去新媳妇头一天晚上结婚,第二天清早新妇才拜见公婆。此诗描写的重点是新媳妇去拜见之前的心理状态。首句写成婚。洞房,这里指新房。停,安置。停红烛,即让红烛点着,通夜不灭。次句写拜见。由于拜见是一件大事,所以她一大早就起了床,在红烛光照中妆扮,等待天亮,好去堂前行礼。这时,她心里不免有点嘀咕,自己的打扮是不是很时髦呢?也就是,能不能讨公婆的喜欢呢?因此,下面接着写她基于这种心情而产生的言行。在用心梳好妆,画好眉之后,还是觉得没有把握,只好问一问身边丈夫的意见了。由于是新娘子,当然带点羞涩,而且,这种想法也不好大声说出,让旁人听到,于是这低声一问,便成为极其合情合理的了。这种写法真是精雕细琢,刻画入微。

   这样的文学描写在古诗词里很是常见。我再举一个例子:

新嫁娘词(其三)  王建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新婚三天来到厨房,洗手亲自来作羹汤。不知婆婆什么口味,做好先让小姑品尝。

   “新媳妇难当”——在旧社会人们普遍有这种看法。但也有些新媳妇在令人作难的处境中找到了办法,应付了难局,使得事情的发展带有戏剧性,甚至富有诗趣,像王建的这首诗所写的,即属于此类。这也是唐代社会封建礼教控制相对放松,妇女们的巧思慧心多少能够得以表现出来的一种反映。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古代女子嫁后的第三天,俗称“过三朝”,依照习俗要下厨房做菜。“三日”,正见其为“新嫁娘”。“洗手作羹汤”,“洗手”标志着第一次用自己的双手在婆家开始她的劳动,表现新媳妇郑重其事,力求做得洁净爽利。

   但是,婆婆喜爱什么样的饭菜,对她来说尚属未知数。粗心的媳妇也许凭自己的口味,自以为做了一手好菜,实际上公婆吃起来却为之皱眉呢。因此,细心、聪慧的媳妇,考虑就深入了一步,她想事先掌握婆婆的口味,要让第一回上桌的菜,就能使婆婆满意。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这是多么聪明、细心,甚至带有点狡黠的新嫁娘!她想出了很妙的一招——让小姑先尝尝羹汤。为什么要让小姑先尝,而不像朱庆馀《闺意献张水部》那样问她的丈夫呢?朱诗云“画眉深浅入时无”,之所以要问丈夫,因为深夜洞房里只有丈夫可问。而厨房则是小姑经常出入之所,羹汤做好之后,要想得到能够代表婆婆的人亲口尝一尝,则非小姑不可。所以,从“三日入厨”,到“洗手”,到“先遣小姑尝”,不仅和人物身份,而且和具体的环境、场所,一一紧紧相扣。语虽浅白,却颇为得体,合情合理。新娘的机灵聪敏,心计巧思,跃然纸上。“先遣小姑尝”,真是于细微处见精神。

   读这首诗,人们对新嫁娘的聪明和心计无疑是欣赏的,诗味也正在这里。新嫁娘所循的,实际上是这样一个推理过程:一、前提:长期共同生活,会有相近的食性;二、小姑是婆婆抚养大的,食性当与婆婆一致;三、所以由小姑的食性可以推知婆婆的食性。但这样一类推理过程,并不是在任何场合下都能和诗相结合。

   2.美学意味

   回头再看朱庆馀的《闺意》,诗中的后两句“装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正是最佳的刻画与描述,这里妙就妙在“低声”一词上了,诗作者巧妙而形象地把新妇在丈夫面前的含蓄和羞涩之情刻画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后一句“画眉”更突出了唐代人的审美标准。

   古人将眉毛称为“七情之虹”,由于它表现出不同的情态,并使脸更加具有立体感。古人将眉毛比喻成远山、春山、柳叶、新月,女子的美就与世上所有美好联系在一起。从古代女子眉妆的发展可以看出,政治、经济、文化对审美的影响也反映在了女子的妆容上。“女为悦己者容”女子为了时代审美的需要,将自己的眉画出各种姿态。眉形的发展可以说代表了各个时期人们的审美情趣。

   汉代时,画眉就已经很普遍了,女性眉妆名目繁多,而且越画越好看。眉梢向下的“愁眉”,惹人爱怜,略显愁容。《西京杂记》中写道:“司马相如妻卓文君,眉色如望远山,时人效画远山眉。”这是说把眉毛画成长长弯弯青青的,像远山一样秀丽。也有诗句“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发如浮云,眼眸宛若星辰”形容女子漂亮非凡。可见远山眉在汉代很为流行,女子争画远山眉以达到一种闲淡的意境,这代表了汉代人们恬淡、清雅又追求浪漫的生活的态度。

   在唐代以前眉妆大多以细为美。唐代是妇女装饰十分繁盛的一个时期,尤以眉妆为最。无论是眉形、眉色,还是画眉的材料和方法,都多种多样。隋唐时期人们对女子的审美从瘦为美转变为以胖为美,眉妆也从之前的细长发展到流行阔而短的阶段。

   女子的眉在文人的笔下写出很多文章,最惹人怜的是这一句:“春山愁锁泪偷弹。”宋代词人阮阅在《眼儿眉》中用“盈盈秋水,淡淡春山”来比喻女子的眼如秋水般清澈明亮,眉似春山一样的秀美漂亮。唐人温庭筠是描写女人眉毛最多的诗人。其词《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词里的“小山”“蛾眉”都写的是眉的画法。

   因为唐朝是我国各民族大统一的发展时期,也是中华名族共同体逐渐形成的过程。它重视名族间的和睦相处,各地少数名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十分频繁。唐代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大量吸取外来文化,为唐文化提供了融合的广度和深度。审美在此时期可以说是十分的多元。在复杂多变的眉妆中可以看出唐代女性既画细眉也画阔眉,且颜色多变。阔眉成为当时在女性中主要流行的眉妆。只有在如此开放的一个时代,才能接受妇女形象的多变。体现了当时文化的包容性,与当时设计艺术风格的奔放、博大、清新、华丽、饱满遥相呼应。

   作为新妇,既要把自己打扮得随风入时,还要符合公婆的审美标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相当考究,诗文真是妙趣横生,充满生活情趣。这样一首《闺意》诗,古往今来可以说是最优美,也是最有审美趣味的一首“闺意”诗了。

   3.文化意味

   仅仅作为“闺意”,这首诗已经是非常完整、优美动人的了,然而作者写这首诗的本意,在于表达自己作为一名应试举子,在面临关系到自己政治前途的一场考试时所特有的不安和期待。应进士科举,对于当时的知识分子来说,乃是和女孩儿出嫁一样的终身大事。如果考取了,就有非常广阔的前途,反之,就可能蹭蹬一辈子。这也正如一个女子嫁到人家,如果得到丈夫和公婆的喜爱,她的地位就稳定了,处境就顺当了,否则,日子就很不好过。诗人的比拟来源于现实的社会生活,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之下,很有典型性。即使今天看来,我们也不能不对他这种一箭双雕的技巧感到惊叹。

   张水部即张籍,为韩愈大弟子,其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长庆元年(821年),受韩愈荐为国子博士,迁水部员外郎,又迁主客郎中。大和二年(828年),迁国子司业(大学副校长)。朱庆馀曾得到张籍的识,而张籍又乐于推荐提拔后辈。因而朱庆馀在临应考前作这首诗献给他,借以征求意见。《近试上张水部》是唐代诗人朱庆馀在应进士科举前所作的呈现给张籍的行卷诗。此诗以新妇自比,以新郎比张籍,以公婆比主考官,借以征求张籍的意见。

   唐代的时候,科举考试还没有那么严格。考生的考场发挥固然十分重要,但是有人赏识、愿意推荐对于一个考生来说也尤其重要。而且赏识推荐你的官员名士官阶越高、名气越大,你中举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名次也就越有可能更靠前。因此,唐代应进士科举的士子有向名人行卷的风气。行卷的内容,贵精而不贵多,少者一卷,诗数首,赋几篇,多者连篇累牍,如杜牧行诗一卷,一百五十篇,皮日休以《皮子文薮》十卷二百篇作为行卷。卷首多安排最精彩之作,以引起注意。资料表明,举人不可直接向主试官行卷,而须经显达者之推荐,向谁行卷,须郑重考虑对方的身份,地位、政治面貌。所行之卷用熟纸,不可涂改添注,要字迹端正,应有标轴的装饰,投送时须附呈书信,表达求知的愿望。若隔时日再呈书信及投卷,则称为“温卷”。当时,文坛前辈对待呈献行卷的青年或后进士人,多加以热情鼓励和指点,对当时和后世的文学创作都起有积极的影响。至宋代,进士科考试,先后期采取糊名及誊录之制,除诗典型策论外,不需以其他文学创作来谋取科第,因而严格意义上的行卷也随之消失。

   从文化层面上讲,这首诗就是记载了这一现象。有意思的是,朱庆馀呈献的这首诗获得了张籍明确的回答。在《酬朱庆馀》中,他写道:“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由于朱的赠诗用比体写成,所以张的答诗也是如此。在这首诗中,他将朱庆馀比作一位采菱姑娘,相貌既美,歌喉又好,因此,必然受到人们的赞赏,暗示他不必为这次考试担心。

   首句写这位姑娘的身分和容貌。她是越州的一位采菱姑娘。这时,她刚刚打扮好,出现在镜湖的湖心,边采菱边唱着歌。次句写她的心情。她当然知道自己长得美艳,光彩照人。但因为爱好的心情过分了,却又沉吟起来。(沉吟,本是沉思吟味之意,引申为暗自忖度、思谋。)朱庆馀是越州(今浙江省绍兴市)人,越州多出美女,传说中四大美人之一的西施就是出自越国,镜湖则是其地的名胜。所以张籍将他比为越女,而且出现于镜心。这两句是回答朱诗中的后两句,“新妆”与“画眉”相对,“更沉吟”与“入时无”相对。全诗以“入时无”三字为灵魂。新娘打扮得入不入时,能否讨得公婆欢心,最好先问问新郎,如此精心设问寓意自明,令人惊叹。后半进一步肯定她的才艺出众,说:虽然有许多其他姑娘,身上穿的是齐地(今山东省)出产的贵重丝绸制成的衣服,可是那并不值得人们的看重,反之,这位采菱姑娘的一串珠喉,才真抵得上一万金哩。这是进一步打消朱庆馀“入时无”的顾虑,所以特别以“时人”与之相对。朱的赠诗写得好,张也答得妙,文人相重,酬答俱妙,可谓珠联璧合,千年来传为诗坛佳话。

   当然,对诗词的解读还有其他角度,如三个层面的解读:一是文本层面,读出诗歌的字面义;二是作者层面,知人论世;三是读者层面,联系自身的实际与诗歌产生共鸣。时间关系,就不具体讲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倪同刚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