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对《刺客列传》中几个问题的探究

[日期:2017-12-15] 来源:  作者:周长青 [字体: ]

道理寓于文字中  精彩总在细读间

——对《刺客列传》中几个问题的探究

     经典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经典作品具有很强的张力,唯其如此,才能常读常新,让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刺客列传》无疑就是这样的作品,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对其保持解读的热情,但很多问题仍然无法形成定论,尤其是荆轲刺秦王这一部分。苏教版选修教材《<史记>选读》中《刺客列传》节选的就是荆轲刺秦王这一部分。每教完一届学生,学生总会提出很多问题,教者自己也会发现很多问题。在此,笔者试图对《刺客列传》(节选)部分的若干问题作一探究,希望求同存异,和大家经典再享。

一、为什么荆轲持头,秦舞阳奉地图?

    《史记》记载:“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以次进。”如果不是秦舞阳“色变振恐”,秦王让荆轲呈上地图,恐怕荆轲就没有拿匕首的机会了。所以这不应该是计划中的事情。在秦宫殿面见秦王,如果荆轲作为正使,是不是一定要走在前面,且在人头和地图之间只能拿人头?答案是一定的,这是因为樊於期的人头和督亢地图有着不同的意义。

     秦王要樊於期的头名为报仇。秦王就是告诉天下,他有仇必报,所以谁也不能得罪他。在《魏公子列传》中有记载:“(秦王派使者告诉魏王)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赵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魏王果然害怕了。而在《刺客列传》中,也有这样的记载:“秦将李信追击燕王急,代王嘉乃遗燕王喜书曰:‘秦所以尤追燕急者,以太子丹故也。今王诚杀丹献之秦王,秦王必解,而社稷幸得血食。’”燕王真信了,杀了太子丹。所以秦王出兵名义上是因为有所报,且一定有仇必报。这个说法在诸侯中有不少人信之,且秦王很乐意诸侯信之。所以,仇人的人头在名义上很重要。

     燕有得罪秦王的地方,所以送地图赔礼道歉,而地图在名义上不能是秦王的目的。秦王要告诉天下,他不是贪得无厌的人,诸侯只要不得罪他,还是可以自保的,这样他才可以找借口挨个击破。所以两样礼物在道义上他必须先收人头,再看地图。而且要注意的是,秦王为了接待燕国来的使者,设置了最高礼节“九宾”,对人物的出场,礼物的进献顺序当然要讲“礼”,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政治表演。

    对行刺者来说,这是一个意外(早知如此,荆轲可以做拿地图的副使),但他们无力改变。这意味着图穷匕首见的一刻,秦舞阳变成了拿匕首的人,是主攻(如果计划中还有副攻的话)。意料之外的更为重大的使命,加剧了秦舞阳的紧张感,这也能很好地解释他为何如此失态。

 二、田光究竟死给谁看?

     田光之死,让很多人震惊,尤其是学生。至于古代“士”死“节”,在这里不作讨论,我想讨论的是田光之死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田光说:“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愿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如此看来,田光是为太子的一句话,死给太子看的。但司马迁补充了一句话:“(田广)欲自杀以激荆卿。”照司马迁的说法,田光是死给荆轲看的。究竟哪一种更可靠?

     《刺客列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送之。”这说明刺杀的消息并非密不透风,至少有这么多的宾客知道了。且荆轲不也有一个神秘的,没有等得到的“客”以及高渐离知道这个消息吗?这么多人能知道且不死,田光为什么就不能知道而不死?无论是太子、荆轲都不会觉得田光需要以死来守这个消息,田光当然也不会认为太子真地怀疑他,为一句话而自杀,况且为什么要死在荆轲面前?这样就能自证清白吗?他只是告诉荆轲,这件事是一件大事,他田光可以为这件事情去死。荆轲平时不与人斗,整天在街市上喝酒、唱歌,正为待价而沽,想做的也是大事。田光就是用一死来激起荆轲做大事的雄心,所以田光实际上是死给荆轲看的。

三、如果不是秦舞阳,刺杀成功的概率会不会更大?

    谈到秦舞阳这个人,普遍的评价是,这个人名为勇士,实为懦夫。如果荆轲与心仪之人同行,结果会大不一样。秦舞阳在作品中还充当了可怜的背景,衬托出秦王的威严,与荆轲的沉着冷静、视死如归。但假如同去的不是秦舞阳,效果会更好吗?

    我们不妨从计划的完成情况以及秦舞阳在其中的作用说起。

    荆轲计划的第一步是接近秦王,方法是得到樊於期的人头与燕督亢的地图,如此“秦王必说而见臣,臣乃得有以报。”他们还事先买通蒙嘉和秦王陈述一番,消除秦王的疑虑。在荆轲、秦舞阳行进途中被发现任何疑点,秦王都可以改变接见他们的计划。最后的情况是他们成功接近了秦王。秦舞阳至少没有坏事。

    其次,秦朝宫殿戒备森严,要想带入兵器困难重重,但要行刺成功,非有天下利刃不可。最后“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不管这过程有多么曲折,藏有匕首的地图总算是成功地带进了秦宫。

    接着,荆轲是主使,在荆轲的计划中,他自己是拿匕首刺的那个人。他预想的情况是“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事实上,他也找到了这样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不是必然有的,可以说是秦舞阳及秦王共同促成的。

    有人认为,秦舞阳的变色让秦王怀疑,有了防备,这是荆轲刺杀失败的原因之一。这种说法并不成立。从文中可以看出,因为秦舞阳的表现和之前蒙嘉的话“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恐惧不敢自陈……”是互相照应的,所以秦王只是认为秦舞阳怕了,这才有后面的“卒起不意”,秦王根本没有防备。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藏有匕首的地图又回到了荆轲的手中。到这个时候为止,计划看起来那么完美。

    之后,司马迁就没有再交代秦舞阳的下落。可是人们对秦舞阳“后事如何”显然仍然有兴趣,许多人认为,此时秦舞阳应该协作荆轲一起搏击。需要注意的是,秦舞阳此刻在殿下,即使有心也无力。这一点后人也认识到了,比如冯梦龙在历时演义小说《东周列国志》中曾有过这样的描写:“秦舞阳在殿下,知道荆轲动手,也要向前。却被郎中等众人击杀。”

     换作荆轲要等的人,即使能搏击,怕是也很难有靠近秦王进而搏击的运气。不管是天算还是人算,不管秦舞阳是不是真怯懦,秦舞阳陪荆轲走到最后,并让荆轲有了刺杀的机会。至于不成功,实在不能怪罪于秦舞阳。而秦舞阳在整个过程中是有功劳的。

四、荆轲武艺究竟如何?

     荆轲刺秦失败后,鲁勾践私下里说:“嗟乎,惜哉其不讲于刺剑之术也!”陶渊明也说;“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 一时,很多人都深信荆轲剑术不精。

    但能被人拿出作为证据的,也都有其不足之处。如第一条证据,“(荆轲)以剑术说卫元君,卫元君不用”,并不能作为荆轲剑术不精的证据。卫元君不用原因有很多,可能他并不认可剑术本身有什么作用,而不是不认可荆轲的剑术。如我们能用卫元君不用作为证据的话,那我们同样可以用太子丹对荆轲的重用来反驳荆轲剑术不精的说法。第二个证据就是盖聂说的和荆轲论剑有不称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很多人将盖聂的理论当成了唯一正确的理论来否定荆轲,实际上,剑术理论何其庞杂,论剑之人有不同见解很正常,反过来,荆轲不也是不认可对方吗?据此,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盖聂的剑术理论很一般。第三个证据在于在大殿上搏斗时,荆轲手持利刃,刺杀当时剑还没有拔出的秦王,在那么长时间内,荆轲居然失手了,最后一掷又没有中。虽然行刺失败后,荆轲说了一句话为自己辩解:“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但人们倾向于荆轲是在为自己找台阶下,道理很简单,荆轲以剧毒之利刃,“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这种打法根本就不是要活口的样子,我也认同这种说法。但不要活口并不能等同于剑术不精。文中还有几处细节,关注的人不多。如“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当匕首出来的那一刻,荆轲右手抽出匕首,左手抓秦王的袖子,但“未至身”。当时人袖子很大,《魏公子列传》中,朱亥的袖子中可是藏了一个四十斤中的铁锤。所以荆轲没有抓到秦王的胳膊,再加事不凑巧,袖子居然断了,这只能用天命来解释了。接下来,秦王本能地跑,凑巧的是旁边有柱子,所以以柱子为掩护,绕着柱子跑。荆轲长时间没有刺中秦王被人诟病,但能有这么长时间刺杀,机会何尝不是荆轲创造出来的呢?“而卒惶急,无以击轲,(群臣)而以手共搏之”,在群臣用手搏击的情况下,(群臣当以性命相搏)荆轲能追着秦王绕着柱子跑,让秦王一时无法摆脱,最后一击还能刺进铜柱,至于荆轲用手里的匕首造成了群臣多大伤亡,司马迁没有交代,但整个刺杀过程除说明荆轲运气不好外,匕首锋利外,不能说明荆轲神勇吗?

    当田光推荐荆轲后,太子丹对荆轲的能力就真地深信不疑了吗?为何最后认定荆轲就是可以担当大任的人,而不是燕国中的任何其他一人?《刺客列传》中记载:“太子日造门下……”太子每天都去拜访荆轲,除顺适其意外,当然也要见识荆轲的本领。相对于盖聂、鲁隔勾践、卫元君、陶渊明等人的或与荆轲只是萍水相逢或是道听途说之后作出的不算慎重的评价,日造门下的太子无疑对荆轲有更多的了解,对其作出评估也要更加慎重。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荆轲是一个武艺高强,剑术一流的人。

     道理寓于文字中,精彩总在细读间。

                                                    (原文发表于《名作欣赏》(学术版)2017.10)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周长青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