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喧嚣中的寂寞——高邮文游台游感

[日期:2017-03-12] 来源:江苏省射阳中学  作者:高一(1)班 王姝婧 [字体: ]

      2016年暑假,考完中考,松下紧张了三年的心弦,便想出去散散心。正好姑父要去高邮拜访他的朋友,我便和哥哥一起做了“随从”。

      从未去过高邮,动身之前便上网查阅资料。这一查倒勾起了我对它的向往。据介绍,这高邮地处水乡泽地,可谓地灵人杰。北宋词人秦观、孙觉,明代散文家王磐,当代作家汪曾祺等著名文人都得到它的滋养,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在这里写下了公文奏折《高邮驿站》。高邮除了文人荟萃之外,在风云变幻的历史天空,它还曾是南宋抗金的主战场之一。当年爱国名将岳飞在这里抗金,至今还留下许多他带领将士们挖出的拦截金兵铁骑的邗沟……高邮有这样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我担心想去的景点会不会到处摩肩接踵,人满为患。

      由于天热,我们趁早凉出发,姑父驱车,二个多小时后到了高邮。安顿好住处后,见到了姑父的友人徐叔叔。天色尚早,他们便决定带我先去附近的景点逛逛。在徐叔叔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著名的文游台。这是当年高邮才子秦观接待苏轼、王巩、孙觉等人的地方。

      出乎意料,到了文游台,我们竟不用排队,因为景区门口空无一人。哥哥敲着窗子买票,把正在打瞌睡的售票员吓了一跳。

      我们买了票后进去。也许是暑假的缘故,天太热,偌大的景区内就我们几个人——倒也清静。我们静静地观看着苏、秦等人雕像,欣赏着前人的墨宝,想像着当年的雅会,不觉悠然神往。同样是在这个园子里,随着指示牌,我们来到了文游台东边的一所建筑物——汪曾祺文学馆。馆内陈列着汪老各个时期的作品,驻足欣赏,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在字里行间踱行,不知不觉半天就过去了。记得有一年跟哥哥去上海看世博会,排了半天队才能看上一个馆,因此我早就被中国式的排队吓怕了。而如今,真要空荡下来的时候,我竟感到了一丝失落与无奈。走出文游以,站在古色古香的大门前,我面对的,是行色匆匆的路人。他们是当地人,要么是太过熟悉这些景点了,要么是忙于生计,似乎无暇顾及这静默的所谓景点。

      我突发奇想,竟然拦下一名骑电动车的行人:“你好,请问你能为我介绍一点文游台吗?”没想到眼前这位戴着太阳镜的时髦阿姨盯了我几秒,冒出一句:“你神经病啊!我还要接上辅导班的孩子呢,没功夫跟你闲扯!”虽然刚才徐叔叔跟我们介绍过文游台的一些掌故,对她是否真的介绍倒无所谓,但得到这样的答案,还是让我感到尴尬。面对空旷的文游台,不禁感慨斯文的流逝。难道秦观当年就会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吗?不然,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字叫做“少游”呢?

      离开文游台,我们又看了京杭大运河的古航道和号称我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古代驿站——盂城驿,与文游台一样,这些景点都寂寥无人,很少遇到其他游客。

      从电视上看到,国庆期间,四川九寨沟、北京八达岭等旅游景点都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人们似乎更是希望在节假日走进自然调养生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成了广大游客的口头禅。在扎堆游、出境游的大潮之下,类似“文游台”这些孤寂的文化景观,也只能尴尬的散落在不起眼的一隅,静默地被人忽视。

      在穿梭于各种补习班的人们眼中,高邮的“文游台”无法融入高邮人的生活。这喧嚣的世界啊,乡土文化的基因还能流传下去吗?

      在静默中,我思索着。身后的文游台在喧嚣中似乎更加孤寂了。

(指导老师:倪同刚。此文发表于《新高考·语文学习》2017年第2期)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倪同刚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